人心自静 孤光自照 肝胆皆冰雪

我有什么重要的,我是一个闷油瓶生命中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是一个耽误胖子发财和结婚的人,我让小花倾家荡产,让秀秀至亲分离,让我父母终日生活在我要走上三叔老路的恐惧中,我远配不上我爷爷给我的无邪二字,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过的无比的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

我这辈子已经够了。

我这么辛苦,就是希望你们都好好的,你们怎么都不明白呢?

胖子凑过来,看我的眼神,我瞟了一眼他,他道:“天真,你怎么哭了?”

我看着胖子,我的上半生,所有人为了我好,都在欺骗我,想不到我的后半生开始的时候,我仍旧不可以相信我的至亲好友。

我抱住了胖子,嚎啕大哭,我在为自己的天真哭泣,我知道哭完之后,我又只能相信我自己一个人,我又要变成那冷静的犹如机器的人。

人生真难啊。

需要我强到什么程度,老天才肯放过我。

胖子莫名其妙,我的眼泪控制不住,但是我看着我的手表,5分钟,4分59秒,4分58秒,4分57秒……三分钟……一分钟……归零,重启。
——盗墓笔记重启·极海听雷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很好,非常非常好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评论
热度 ( 116 )

© 枫桥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