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自静 孤光自照 肝胆皆冰雪

       一直在室友那里听说的房东姐姐今天第一次见到了真人。
       穿一件过膝的针织衫,黑色针织紧身毛衣配阔脚黑色长裤。刘海有点长了,有些遮眼。背着一个巨大的黑色背包,脚边放着一箱书和一个装满了书的口袋。
       可能是搬了太多东西有些乏累,看着不太精神。但一看到我们回来便立刻迎了上来,一起搬书上楼。
       言谈之间熟稔却又不让我们觉得太过热情,在我谈及那些书时,自然的接过话题侃侃而谈,有种行云流水般的畅快感,实在是令我惊喜不已。之前我从未想过我们的房东姐姐会是这么一位出彩的人。
       她说这些书自己都看完了,搬来这边给我们看。从毕淑敏汪国真席慕蓉等国内作家到小王子海鸥乔纳森这样的外国小说,甚至有五块一本的老旧的故事会。
       我好奇这样一位气质出众的姐姐在做什么,答曰,卖鸡蛋。
       我:“……。”
       答案太惊悚,振得我小心肝儿一跳。随即觉得自己这想法太阶级主义,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通,想着也许是转基因鸡蛋呢?
       尽管不是,不过好像也差不多,听起来很贵很营养,是我吃不起的鸡蛋。
       生活处处有惊喜,觉得自己被工作打击得体无完肤的身体瞬间又充满了动力。

评论
热度 ( 2 )

© 枫桥夜- | Powered by LOFTER